您的位置:主页 > B漾生活 >真实的蓝:玛利亚群青色的神圣历史

真实的蓝:玛利亚群青色的神圣历史

时间:2020-07-26作者: 分类:真实的蓝:玛利亚群青色的神圣历史

真实的蓝:玛利亚群青色的神圣历史

  米开朗基罗负担不起群青色颜料,正如未完成的画作《埋葬》(The Entombment)故事结局一样,他也未能取得这种珍贵颜料;拉斐尔则将群青保留作为画作的最后一层面漆,基底层宁可用一般的蓝铜矿色;维梅尔在画作上近乎吝啬地少用,因为继续使用它作画,将使家庭陷入负债。

  群青色(Ultramarine):细緻的质地即体现在它名字本身。这是最极致的蓝色、终极的蓝色,是所有色彩都悄然嚮往的蓝色。它的涵义是「越过海洋」,如梦似幻地歌颂它的遥远起源,飘忽而浪漫。

真实的蓝:玛利亚群青色的神圣历史

  群青色由青金石提炼而生,它被视为比黄金还珍贵,而几个世纪以来,群青色唯一的来源,孤独的存在北阿富汗乾旱贫脊的山脉。提取颜料的过程必须把石头研磨成粉状,注入溶解的蜡、油、松树脂,然后在稀释硷液里揉捏。由于高昂的成本,传统上群青色被限制只能使用于基督或是圣母玛丽亚的衣物上。欧洲的画家们依赖富有的赞助商替他们支付颜料费用;不诚实的工匠会用大青色或是靛蓝色鱼目混珠,以赚取其中差价。如果他们被逮到,这种骗人行径将导致声誉毁于一旦。

  在1824年,法国兴业(Societé d’Encouragement)对外悬赏:只要有人能够开发出群青色的人造替代品,就能获得六千法郎的奖金。几週之内,就有两个人自告奋勇地相继出现:分别是法国化学家尚-巴普蒂斯特‧吉美(Jean-Baptiste Guimet),以及蒂宾根大学的德国教授克里斯蒂安‧格梅林(Christian Gmelin),使这场竞争变得非常激烈。格梅林声称,早在一年前他就已经找到解决的办法,只是在等待发表结果;吉美则反击,宣布他早就在之前两年想出配方,只是和格梅林一样选择不对外公布他的发现。最后,委员会把这个奖品颁给了吉美,并且招来许多德国仕绅的不满。而人造的群青色,后来被称为「法国群青」。

真实的蓝:玛利亚群青色的神圣历史

  天然的群青色,就像厨房里的高级松露,取决于是谁在使用他,因此对于业余人士而言也许并非合适的材料。一管化学合成的群青颜料,也不再比天蓝色或者钴蓝色昂贵。能想像如果堤香(Titian)或委罗内塞(Veronese),用史第尔(Clifford Still)或伊夫‧克莱因(Yves Klein)将整罐群青色涂满在画布的方式作画,他们内心应该很难停止去计算成本吧。

  人造群青由于缺乏矿物夹杂,比起它的宝石前辈拥有更鲜明的色调。但像安德鲁·魏斯(Andrew Wyeth)这类的传统主义者们,就算人造群青已经唾手可得,仍然坚持以古法磨製颜料。亚历山大.提尔奥西(Alexander Theroux)在他《原色》(The Primary Colors)里的三篇散文写道:「单一颜色太过单调。现代的色调和颜色往往展现出丑陋、讽刺的感觉,正因为它们过于纯洁;老派的蓝色中则带着些微黄色…现在看来似乎与新颖、亮眼的伤眼色调格格不入。」我们过于追求未受污染的完美色彩,于是也顺道清除了它独特的印记 。

  即使是最好的天然群青,刻苦地用手磨製,也会布满各类矿物:方解石、黄铁矿、辉石、云母,这些沉积物用彼此略为不同的方式折射传递光线。因此,不会有两种拥有完全相同纹理的颜料。只要用正确的角度,就能捕捉到白色或金色的不显眼微光,就像一根光针从宇宙中非常遥远的地方扎出来那样。

真实的蓝:玛利亚群青色的神圣历史

  蓝色仍是个谬思,正因为它如幻影般的存在。作家威廉‧盖斯(William Gass)在他的专书《On Being Blue》里写道:「在古老的元素之间,蓝色无所不在:在冰与水里,在火焰里纯洁地得像花,偶然听见在洞窟里,掩盖着果实又从泥土里渗出。」然而,我们还不能掌控或触摸火焰,也无法将天蓝装瓶。

  康丁斯基(Kandinsky)是颜色的行家,他由衷地相信它在精神上的特性:「在超自然的领域里,蓝色越是深沈,越是强烈地呼唤人朝着无限前进,最后唤醒他对纯粹的渴望。」他并不是唯一有这种想法的。东方的巫师与深蓝宝石有着长久的关联;例如青金石与第六脉轮或第三只眼,人类肉体中崇高意念的所在地。埃及的《死者之书》(The Egyptian Book of Dead)里提到,青金石被彫刻成眼睛的形状镶嵌在黄金里,作为守护力量的护身符;在一般民间传说里,埃及豔后会画上青金石粉末当成眼影。

  有些颜色让自己的形象像是讨人厌的推销员,或是毫不客气的访客,但群青色从不给旁人过度的刻板印象。它既不散播彻底的快乐,也不去兜售绝望。艺术评论家约翰.拉斯金(John Ruskin) 在爱丁堡哲学研究所的演讲上曾经说过:「蓝色被上帝任命为永恆地快乐泉源。无论你是否见过永恆在头顶上,或是经过千年结晶化成一颗无与伦比的石头,你必须承认:它的美丽确实是自然、简单又瞬时而成的。 」

相关阅读:

随机推荐

热点聚集

最新文章